究境建筑?沈弘轩、吴承轩》锤炼单一概念,饱富意趣的纯粹建筑

「究境建筑」如其名,透过深究环境思考各种可能性,诸多提问皆为提炼一种核心元素,如同玉石淬火,锤炼单一特质发展出层次丰富的建筑体,让它的纯粹得以无痕地融入城市群体,独立审视时亦能树立建筑风骨。

见学馆特别採访两位创办人沈弘轩、吴承轩,透过作品、海内外经验与好书推荐,了解建筑如何实践「将一种元素做到极致」。

▲「究境建筑」创办人沈弘轩,嘉义人,英国伦敦大学Bartlett建筑学院硕士,现于成功大学建筑系兼任讲师。

▲「究境建筑」创办人吴承轩,高雄人,荷兰Berlage Institute建筑学院硕士,现于逢甲大学建筑系兼任讲师。 

老屋改造工作室,组建筑人共生基地

究境建筑据点位于台中继光街商圈,工作空间与赖人硕建筑师分租,这栋民国40年建造的老屋,原始状态为一楼店面、二楼工厂,但因年久失修,屋顶颓败,破旧的磁砖间遍布污水、杂草与烂泥,经过大力整修,翻新结构系统、擘划明亮通透的开放格局、添加居家生活感配备,才让空间再度活络起来,不仅成为两间建筑事务所的大本营,也是举办展览、讲座的活动基地。

▲究境建筑与赖人硕建筑师事务所在继光街商圈老屋分租办公室,从建筑外观即可感受到宽门大窗的开放作风。

▲一楼空间结合接待区与活动会场,安排大尺度的流理台、吧台、厨房系统柜,让办公室成为生活的延伸,使工作场域更加舒服。

▲另一端是活动空间,桌椅、柜体与二楼天花板採用同款合板製作,亦用剩料製作小圆凳。两座荡鞦韆一高一低,可让大人小孩同乐。

▲特殊设计让桌板可机动性拆卸,灵活组装成柜体。图为小模组。

在思索理想工作空间时,究境建筑回想从前在四楼半的透天厝夹层办公,深感上下移动与穿梭隔间的不便,希望拥有如仓库般亲近土地的大平面,因此规划通阔的大空间,在开放式格局中摆放河流造型不规则长桌,打破层级与障蔽感,符合圆桌概念。两处小天窗下方种植绿色植栽,地坪为传统磨石子,立面的大窗户依原始比例翻修,颜色深者为打磨旧有,颜色浅者为新造。自楼梯口中线切分工作区域,右为赖人硕建筑师事务所,左为究境建筑。

▲二楼经过重修屋顶、整建钢樑、铺上磨石子地坪等作业,合版製作的天花板外墙为原有的铁皮屋顶。即使是两间建筑事务所,在辽阔空间上亦沟通自如。

▲空间三面採光,明亮通透,植栽上方设计小天窗,然而因位于冷气口前,需适应冷气开放与否的室内环境考验。

▲底端图书区柜体设有卧榻,增添人性化的舒适休闲感。

团队凝聚思想核心,合作更胜一枝独秀

在究境建筑之前,沈弘轩有过两次建筑团队经验,2004年与成大建研所学生组织「原创空间实验室」,荣获交通部观光局主办的「国家门户系列国际设计竞赛」首奖;2011年成立五人团队「原创空间设计联盟」,荣获2012年「台南市火车站都市设计国际竞图」第三名。然而,在亮眼的成绩下也深切感受到多人合伙的诸多变动性,如个性、兴趣、出国、婚姻等。

「五个都是做设计其实是非常沈重的,假设五个人能力都很好的话,要给五个人相当高的薪资,公司才能有效经营,在初阶是不可能的,加上各种变动性,要把那幺多人的未来一起讨论,非常困难。」

沈弘轩也意识到做建筑不能单打独斗,经营事务所除了设计面,还有工程与庶务需要处理,在经过详细的磋商后,2011年与吴承轩携手创立究境建筑。

「我们曾在陈玉霖建筑师同事约半年时间,设计人通常要有非常强的主见,有没有办法一起工作靠个性,即使不同意对方主导的案子,还是愿意接手、支持,不能觉得屈居下风,不能自恃己见、尖锐固执,经过案子的磨合累积完整度,才有办法合伙。」沈弘轩说道。

员工则是在校指导过的学生,注重巩固核心价值。吴承轩表示:「一开始觉得事务所要成长到十几个人才有能力大刀阔斧管理与发展,后来发现不是,一栋建筑要盖多久?人一生能做多少设计?真的不多,既然无法做多,为什幺要做麵包案?辛苦,就要做真正开心的事情。」

「我喜欢现在精緻、密集的规模,不用在层层组织下讨论、指导,团队除非有共同信仰,才有办法有意义地成长,不用花很多力气解释,我们希望让设计类型朝理想方向成长。」吴承轩说道。

单一纯粹概念设计,克制后完整深入 

究境建筑设计有相当明确的方针,「透过单一概念的系统性研究与思考达到建筑本质的追寻,让纯粹的状态得以追求精神上的丰富。」简言之,研究一个元素,发挥到最极致,这种元素于形式面如屋顶、墙,于非物质类如光与影。

▲台南五条港历史街区有严格法规规定斜屋顶形式,複合商业及住宅案「白露」採3:2斜率斜屋顶前后相互交错,重新整理街屋构成,以共同斜率延续古都的集体记忆。©究境建筑

▲为阻挡强劲的北风,「墙」成为中国北方城市的共同元素。位于河北保定的渡假村「听茶书院」取墙为融入环境之基本元素,从Louis I. Kahn苏格兰城堡研究手稿汲取灵感,发展墙体内外各介面可能性,创造空间层次感。©究境建筑

▲「成功大学历史文物馆改造计画」,剥除表面装修的硅酸钙板,打除砖墙表面的粉光,出露结构的历史感,新增的多功能墙体与吧台设备,刺激发展各种展演活动,找回空间价值。©究境建筑

▲台南新化「重院叠庭」透过设置中庭、在东向开高窗、控制南北向的取光装置,交叠沿墙面漫射的洗墙光、侧光与天井光,铺排光线层次。©究境建筑

▲彰化「风动浮石」从张家界奇石得到启发,将多边形不规则基地视为顽石,顺应形状生产空间,以石柱形式、挖凿或推拉开口呈现石块意象。©究境建筑

海外经验,从社会议题思索都市设计

沈弘轩与吴承轩分别在英国、荷兰留学,接受都市设计训练,从海外经验中发现欧洲系统更关切全球各地社会议题,许多企业每年提供一大笔经费赞助研究,譬如巴勒斯坦国土边界样貌、土耳其都市更新、阿根廷贫民窟等议题,鼓励了解各区域文化观点与需求。此外,透过师徒制传承体系,落实学术理论与业界实务双重面向,让信念得以绵延传承,发展精实的脉络。

「伦敦大学Bartlett建筑学院作风前卫,都市设计重视未来50年发展,每年拣选一座城市作为研究主题,我参与的是伊斯坦堡,在当地进行十天考察,与当地大学简报交流,再自行设定议题。名校特质是可以看到各地优秀学生提出的特别方案。」沈弘轩说道。

吴承轩在荷兰Berlage Institute建筑学院求学期间,曾参与布宜诺斯艾利斯贫民窟研究案,钻研大量政治、经济结构、基础建设、经费、迫切需求等议题,与当地官员、居民和行动者交流,整理出版论述呈现给当地政府。

「团队有荷兰、美国、日本人,包括我来自台湾,都处于国家没有贫民窟的状态,一看到没有经验过的东西,会不知怎幺下手,这个经验就是学习如何处理。台湾很多学校研究案过于高空,我们的训练很少碰触社会议题,多半是设计漂亮的房子与生活风格。」吴承轩说道。

「求学或工作都是很棒的学习过程,欧洲经验影响我最大的是『师徒制』,在荷兰学校很明显,带你就得帮老师打杂、做竞图,毕业后去老师事务所工作。台湾建筑教育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师徒制,脱离学术与业界,犹如灵肉分离状态。」

「建筑有很多层面无法以理服人,但你得相信它的本质状态,这就是信仰,建筑很苦,你会面临很多挑战,就像宗教一样,你需要信仰才能走得下去。」吴承轩说道。

参与图书交流劝募计画,推荐好书

「图书交流劝募计画」,是见学馆编辑团队于2017年所推出的採访企划,我们将陆续採访国内外多家建筑与设计公司,除了介绍更多优秀作品外,也请他们推荐与分享一本外文好书。透过这项计画的安排,这些募集的出版物将会形成新的共享资源,藉由社群网路提供借阅与交换,为更多空间设计人提供良好的阅读参考资料。

义大利建筑师Aldo Rossi(1931~1997)是1990年普立兹克建筑奖得主,1966年出版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与都市论述《The Architecture of the City》,提倡城市必须经过不断的研究与评价,以集体记忆建构城市内涵。本书在德国统一时期,被视为重建柏林的重要参考文献。

▲吴承轩推荐义大利建筑师Aldo Rossi着作《The Architecture of the City》。

吴承轩表示,自己共收藏四本《The Architecture of the City》,中、英文版各二,思想受Aldo Rossi影响颇巨。「这本书最迷人之处是,他讲城市是由很多类型的建筑组成的,呈现集体性,然而,如果建筑够独立,具备singularity(独特性),够独特才可以透过这栋建筑去阅读该类型,两者关係有点弔诡。透过这些作品影像可以了解概念,釐清类型如何连结城市,在这种架构下思考单栋建筑与建筑的关係。」

「都市(human artifact)是由建筑类型与集体记忆所构成,所以,建筑(typological architecture)本身即是一个纯粹的类型。」吴承轩说道。

委内瑞拉出生的瑞士建筑师Christian Kerez(1962~),早期钻研建筑摄影,之后在苏黎世创立事务所,作品表现材料与结构之美。主张建筑并非内化或建立于存在本身,而是反映对质疑的实践,以及在不可预料性中工作。于建筑之核心,被视为理所当然事物势必将以全新姿态重现。

▲沈弘轩推荐《クリスチャン.ケレツ: 不确かな必然性》(Christian Kerez: Uncertain Certainty)。(via)

沈弘轩自Christian Kerez的模型观察到内聚特质,「他从实体的量体做到虚体,为了呈现内部结构,最后把结构拉到建筑体外部。」「建筑成为一个单一概念的追寻。」

这种透过不同知识系统不断阐发研究,将一个概念冶炼至极致的作法,是沈弘轩与吴承轩自学生时代到执业「究境建筑」不变的思想骨干与努力目标。他表示自己建构建筑的模式,受成大建筑系王明蘅教授影响甚深。

「透过系统性的研究开始发掘、探讨,持续将具备相同逻辑、特质的建筑师与建筑议题整合在同一件事情上,在各个阶段试验一种概念不同的可能性,让它产生某种丰富的纯粹性。」沈弘轩说道。

採访过程可以感受到究境建筑两位主持者清晰的思路与明确的理想,也不禁好奇如此概念性强烈的作风是否能说服业主,让非建筑出身的群众理解、喜爱?他们说,一开始也曾用寻常美好生活元素妆点提案,后来发现「太小看业主」,只要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什幺,就能很真实地实现目标。

究境建筑

究境建筑由沈弘轩和吴承轩在2011年创立,两人先后于英国伦敦大学、荷兰 Berlage Institute留学,拥有海外工作经验,回台后随即投入研究与设计,提出建筑应该展现其真实样貌,重构出与生活的对应。透过策略性思考展开各种尺度建筑,从家俱物件到都市规划,整合创新设计与专业服务,并持续与政府及学校单位合作,让建筑实务与学术研究如同明镜对映,藉由彼此不断互相辩证。

电话:04-22220152

地址:台中市中区继光街55-1号

网站:www.ospace.com.tw

Facebook:究境建筑 Ospace Architects

【撰文:蔡舒湉/摄影:吴佳容/资料协力:究境建筑】